欢迎光临
一个也许改变你人生命运的网站!

支持辨《孔子临终遗言》之真伪

近来,网上流传一篇“牛王堆”考古新发现之《孔子临终遗言》一文,甚为轰动,余细观之,疑为今人伪托,我稍加分析,呈予诸君,对此伪托之文切不可轻信,切记切记!

网络全文
 马王堆(本人注:有说“牛王堆”)考古发掘工作又传捷报。一批春秋时代竹简出土,共168片,包裹在一做工考究的猪皮囊内,囊外涂有约一寸厚的保护层(疑为猪油与其它物质之化合物),使竹简与空气隔绝。猪皮囊内的竹简又被分成21捆(每8个一捆),分别装在丝绸袋内。包装风格很像现在中秋节的高档月饼盒。经考古学家仔细清理,辨认,这批竹简完整地记录了我国古代最伟大的思想家,教育家,哲学家孔丘先生的临终遗言。这无疑是我国考古史,古代思想史上最伟大的发现之一。
 消息传出,我国孔子研究界专家学者甚为振奋。从事儒学研究近40年的著名教授昊复古先生激动地说,我们要以此次重大考古发现为契机,不失时机地扩大研究队伍。后续的研究工作,工程浩大,有实力的大学和社科研究机构为此需要招收大约500名硕士生,近百名博士生,耗时少说也得10年。
 我们将建议国家有关部门把社科重大研究项目基金向该课题倾斜,使我们有充足的经费对孔子临终遗言进行精雕细刻式的梳理,诠释及传播。‘临终遗言’有8段话,初步打算将它们分成9个子研究项目,并有9个有关大学和研究所承担,其中一个单位负责总体研究。其余单位各承担一段话的研究任务。经费的多少按各单位承担的每段话字数来分配。
 下面是‘孔子临终遗言’的原文(附件)及白话文的参考译文(附件)。

  附件:孔子临终遗言(文言文版)

 《子寿终录》

 子寿寝前弥留少时,唤诸弟子近叩于榻侧。子声微而缓,然神烁。嘱曰:
 吾穷数载说列侯,终未见礼归乐清。吾身食素也,衣麻也,车陋也,至尽路洞悉天授之欲而徒弃乃大不智也。
 汝之所学,乃固王位,束苍生,或为君王绣袍之言。无奈王者耳木,赏妙乐如闻杂雀鸣,掷司寇之衔于仲尼,窃以为大辱。其断不可长也。鸿鹄伟志实毁于为奴他人而未知自主。无位则无为,徒损智也,吾识之晚矣。呜呼,鲁国者,乃吾仕途之伤心地也。汝勿复师之辙,王不成,侯为次,再次商贾,授业觅食终温饱耳,不及大盗者爽。吾之所悟,授于尔等,切记:践行者盛,空叙者萎。施一法于国,胜百思于竹。吾料后若有成大器之人君,定遵吾之法以驭民,塑吾体于庙堂以为国之魂灵。然非尊吾身,吾言,乃假仲尼名实其位耳。
 拥兵者人之主也,生灵万物足下蛆;献谋者君之奴也,锦食玉衣仰人息。锋舌焉与利剑比乎?愚哉!旷古鲜见书生为王者,皆因不识干戈,空耗于文章。寥寥行者,或栖武者帐下,或卧奸雄侧室。如此,焉令天下乎?王座立于枯骨,君觞溢流紫液,新朝旧君异乎?凡王者祈万代永续,枉然矣!物之可掠,强人必效之;位之可夺,豪杰必谋之。遂周而复始,得之,失之,复得之,复失之,如市井奇货易主耳。概言之,行而优则王,神也;学而优则仕,奴耳;算而优则商,豪也;痴书不疑者,愚夫也。智者起事皆言为民,故从者众。待业就,诺遁矣。易其巧舌令从者拥主,而民以为然。故定乾坤者必善借民势。民愚国则稳,民慧世则乱。
 武王人皆誉之,纣王人皆谤之。实无异也!俱视土、众为私。私者唯惧失也。凡为君者多无度,随心所欲,迎其好者,侍君如待孺子。明此理,旋君王如于股掌,挟同僚若持羽毛,腾达不日。逆而行之,君,虎也,僚,虎之爪也,汝猝死而不知其由。遇昏聩者,则有隙,断可取而代之。
 治天下者知百姓须瘦之。抑民之欲,民谢王。民欲旺,则王施恩不果也。投食饿夫得仁者誉,轻物媚予侯门其奴亦嗤之。仁非钓饵乎?塞民之利途而由王予之,民永颂君王仁。
 御民者,缚其魂为上,囚其身为不得已,毁其体则下之。授男子以权羁女子,君劳半也。授父以权辖子,君劳半之半也。吾所言忠者,义者,孝者,实乃不违上者也。
 礼者,钳民魂、体之枷也。锁之在君,启之亦在君。古来未闻君束于礼,却见制礼者多被枷之,况于布衣呼?礼虽无形,乃锐器也,胜骁勇万千。
 乐者,君之颂章也。乐清则民思君如甘露,乐浊则渔于惑众者。隘民异音,犯上者则无为。不智君王,只知戟可屠众,未识言能溃堤,其国皆亡之。故鼓舌者,必戳之。
 吾即赴冥府,言无诳,汝循此诫,然坦途矣!切切。
 言毕,子逝。
孔子临终遗言(白话文版)
孔子临终前,叫他的弟子们都跪在了他的床傍边。孔子虽然说话声响小且慢,但元气却很好。并开始吩咐弟子们:
我多年来游说各国的君王,但最终也没有看到秩序复兴,舆论一律的局面。我这一辈子,没吃啥好的,没穿啥好的,乘的车也很不像样。快到死了我才理解?理睬,上天让我享受的东西我却没有去享受,确切是太不明智了。
你们跟我学的那些东西,都是些为了牢固君王的王位,控制老百姓,或着是歌颂君王的学说。但君王听不进道理,奇妙的音乐他们听起来就像是麻雀喜鹊乱叫。他们随便给了我一个司空的官来糊弄我,是对我的莫大侮辱。这样的君王不会很久。我的雄伟空想没有杀青是由于我只知道给别人做仆众,而不知道本身当奴才。手中没有权利,就不能杀青本身的空想,是白白浪费本身的智慧,这一点我知道的太晚了。唉,鲁国啊,你是我当官路上的难熬痛苦之地呀。你们可千万不要走我的老路,当不成国王,也要当侯,再不行也要成为大商人。当教书先生最多也就是混口饭吃,还不如江洋大盗活得润泽津润。
我给你们说的这些都是我悟进去的,但你们必须记住:唯有行动才智事业蓬勃,只是空谈便一事无成。把一个想法真正地付诸实施了,胜过把一百个想法写在竹子上。今后那些有作为的君王,断定会服从我的办法管老百姓,并且为我修庙塑像,把我当作老百姓顶礼模拜的元气偶像。然而,他们并非真心尊崇我以及我的说教,不过是借我的名字牢固他们的王位罢了。
具有军队的人才有可能成为人君,他们把老百姓看得就像虫子一样微乎其微。出策画策的人只能给国王当仆众,要想吃好的穿好的还得看奴才的脸色。再伶牙俐齿的舌头能和军人的利剑比试吗?太愚蠢了。自古以来很少见到有书生当君王的,就是由于他们不知道操纵军队。智慧都花费在了写文章上。纵然有个别实行者,也不过是给操纵兵权的人打下手,大概给那些想企图篡位的人当谋士。这样怎样能号令天下呢?
君王的宝座是设置在白骨之上,君王的酒杯里盛满了鲜血。各朝各代都如此。君王总是希望他的帝国能世世代代存在上去,然而这只能是痴心妄想。如果财物没关系议定打劫取得,强悍的人就会效仿。如果王位没关系被抢过去,那些英雄豪杰就会想办法争夺。这样就会没完没了的你争我夺,取得的会落空,其别人再夺到,再落空。就和自在市场上的紧俏商品一样,往往换卖主。概括地说,
实行得法者就没关系成王,那就是神;读书读得好没关系当官,但终究也不过是个仆众;策画精道经商可能告捷,那就是富豪;科学书本而不怀疑书本的人就是愚蠢之人。
聪明的人在争夺天下时,会宣称他这样做是为了老百姓,所以追随者就很多。等他的事业告捷了,原先许的诺言就不见影了。但他会换个说法,让老百姓拥戴他为王,而老百姓也觉得应该是这样。所以,想得天下的人必须擅长借助老百姓的气力。大众愚蠢了,国家就稳定;老百姓聪明了,世道就会乱。
人们都对周武王赞誉有加,对殷纣王却大肆声讨。实际上他们是一丘之貉。他们都把领土和百姓当成本身的私有财产。财产具有者最怕的就是落空财产。大多数国王往往干什么都没有控制,想咋胡来就咋胡来,只消你们投其所好,奉养国王其实就和哄小孩一样容易。理解?理睬了这些道理,你们就会把国王玩弄于股掌之中,对于同事就像拿起一根羽毛一样轻松,很快就会飞黄腾达。如果不这样的话,国王就会像老虎,同事就是老虎的爪子,你倏忽死了都不知道是咋死的。遇到你奉养的君王是个糊涂蛋,那就攻其不备了,你就应该当机立断地争夺他的王位。
统治国家的人理解?理睬要让老百姓穷的道理,老百姓的欲望少了,就会感动国王。老百姓的欲望多了,国王给了老百姓所长,他们也不领情。你给饥饿的人一点吃的,他就会赞誉你和善,你把轻的礼物送给大户人家,连他家的仆人都瞧不起你。和善难道不是个鱼饵吗?把老百姓赚钱的路都堵死,而他们想要什么只能从国王那里取得,老百姓才会颂赞国王和善。

控制老百姓的方法,善策是控制他们的思想,不得已时才把他们关在监狱里,杀头是下策。让男人把女人都管住,国王就只用管一半的老百姓。再让父亲把子女都管住,国王就只用管四分之一的老百姓。我所说的忠、义、孝,本质是不违犯上司的意义。
所谓礼,就是锁住老百姓灵魂与身体的镣铐。锁住大概翻开全由国王说了算。自古以来也没见过礼能牵制国王的。而那些制定礼的人却有不少蹲了大狱,更何况寻常老百姓呢。礼虽然摸不见,但却是锐利的武器,胜过千万勇敢的军人。
所谓乐,就是歌颂国王的文章。舆论一律了,老百姓思念国王就像久旱盼甘露一样,如果让老百姓想说啥就说啥,那些唆使群众的人就会得利。不要让老百姓言三语四,那些犯上做乱的人也就无法可想了。不明智的国王,只知道刀枪没关系镇住百姓,却不知道谈吐也没关系把大堤毁了。所以,他们的国家都完蛋了。
对于用谈吐唆使百姓的人,一定要格杀勿论。
我是就要死的人了,绝不会胡说,如果你们服从我说的去做,必会走上阳关小道。一定记住我说的话。
说完这些话后,孔子仙游。
 
本人辨析】——唐正鹏
此文我认为系今人伪托之文,不可信。理由有四:
其一、文中介绍《孔子临终遗言》说是“‘马王堆’考古新发现”的,国学网上流传是“‘牛王堆’考古新发现”。马王堆考古70年代就已结束,即便是再后来的研究中,始终没有提到有“孔子临终遗言”一事,近来没有再次发掘的记录或者有关报道;至于“牛王堆”查阅资料根本就没有这个词条,只有“牛王庙”词条,汉代以后,史上根本就没有“牛王”这一人物,是为胡诌!
其二、《遗言》多出儒家学理在文献中根本就没有,或者出现的时代与孔子时代严重不符。譬如《遗言》中“授男子以权羁女子,君劳半也。授父以权辖子,君劳半之半也。吾所言忠者,义者,孝者,实乃不违上者也。”此语在先秦孔子时代,没有如此明确的说法,此等思想是西汉以后的思想,出自董仲舒。可见伪托所谓“临终之言”者,虽有较好的古汉语功底,但实在是不懂“孔学”之基本学理。故余以为混淆视听之胡诌之文罢了!
其三、语言特点与孔子所处时代不符。凡懂点古汉语知识的人都知道,先秦以前汉语以词组表意者不多,主要以单字表意形式出现。《遗言》中多以词组出现,具有明显的现代汉语,或近代文言文特点。尤其是一些先秦时期还没有出现过的词组在这里已经出现。譬如“呜呼,鲁国者,乃吾仕途之伤心地也”中之“仕途”二字,先秦之前未尝有,最早出现在唐代,《新唐书》有云:“然放利之徒……至号终南嵩少为仕途捷径,高尚之节丧焉。”
其四、文章开头提到“著名教授吴复古”,此“吴复古”先生为宋代“潮州八贤”,生于公元1004年(宋真宗景德元年),卒于公元1101年(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),享年98岁。试问千年前的古人在今那所大学担任教授?简直就是一派胡言!
至于伪托者之用意,稍加思索,显而易见——在于否定孔子的学说,彻底动摇中华传统文化之根基,乱我文化之传统,失我民族精神之家园!
诸君当观之!察之!慎之!辨之!
 

才钱道辉哥:孔子一生主张仁政,同时将主要精力贯注在教育事业上,弟子3000,其中贤人72,孔子的一生仁爱至上的追求超越了物质方面的境界,没有这种境界是无法创造出流芳千古的《论语》、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、《易传》等名著经典,作为万世师表的他,临终前怎会说出如此低端的言词呢。虽说人之将死言之亦善,但依孔子的素质不至于将自己辛苦一辈子打造的辉煌毁于终时。这位仁兄想练古文,也不应该拿圣人开如此天大玩笑呀,小心引起众愤!

 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5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  1. #4

    嘿嘿 挺不错的博客支持下

    龙岩无痛人流6年前 (2012-05-11)回复
  2. #3

    还不错吧。一开始就被做seo的盯上了。

    穷小子6年前 (2012-05-13)回复
    • 感谢关注,刚建好还未优化呢。

      才钱道辉哥6年前 (2012-05-13)回复
  3. #2

    孔子害了多少中国人啊。。。哎

    深圳罗湖男科医院6年前 (2012-05-31)回复
  4. #1

    找资料谷歌搜索过来的,谢谢分享

    照片墙品牌5年前 (2013-06-05)回复

火天博主一直在努力

联系火天了解火天